April 10, 2006

朋友与爱情

Jag ska börja blogga på kinesiska. Dels för att kunna skriva sånt som jag inte vågar skriva på svenska för att det är alltför personligt, dels för att jag därigenom kanske når en något större läsekrets.

Bara aningens större. Haha.

我和一个朋友吵架了。作为一个很温柔的人,最近我的私人关系搞得很差。 前段时间一个我曾经视之为至友的女孩在一个拍对上竟然连招呼都不跟我打。

在这以前我们的确疏远了些,但我也没把这疏远放在心上,觉得朋友之间就是这样,有时近,有时远些。原来她在心里一直过不去。那我觉得是她的过错,为什么不跟我说?

第二个: 上个礼拜我终于写了电子信给一个朋友。其实她并不是我自己选的朋友, 而是我的好朋友的妻子。但因为我和我丈夫与他们俩是差不多同时结成伴侣的,我丈夫和她也特别谈得来,我两家的孩子年龄相仿,于是谈得比较多,来往相对来说还算密。

一月份在我的博客上有过一次比较激烈的辩论。起源是我单位上有个技术员进竟然敢对我用嘲笑的口吻。于是我就告状到他的上司。一个因素是他接我的电话时用了一单词:"你好,是老鼠..." 在这五分钟前他帮我安装了一个鼠标。而在瑞典文里,“老鼠”是对女人的性器官的昵称。

起先我没反应过来,半分钟后,听到他继续用清闲的口音问我"这次需要什么帮助呀", 我猛地火起来了。

当我告诉我丈夫时,他说:他用来欺负你的方法是“男性至上主义” 或蔑视女性 (更据爱词霸

当我在博客上描述了整个过程,有好些男人,也有些女人觉得是我太敏感,太没有幽默。得到了很多这种冲击后,我给我的一些通情达理的朋友发信,叫他们快来助我一臂之力。有几个朋友的确写了帮我讲理的。但这个朋友之妻竟然:

1. 留言在我的博客说:"我是应求才留言的"
2. 不但不帮我说话,还批评我的反应与看法,也说我既没有幽默又太敏感。

也许我的确是这样的,但我觉得真正的朋友会单独跟你说,不会把它写在博客上给冲击你的人火上加油。我向她求救,她在我背上狠狠地插一刀,这是我的感觉。

我的第一反应是写封非常毒辣的信给她。但我没有寄出去,因为我知道,最早的那种气过后也许会更理智些。 接着我把整件事排在脑外。 但前天丈夫和他们午餐,我没去。然后丈夫又说过段时间他们想和我们去吃中餐。所以话一定要说了。

她一点也不理解我为什么生她的气,只觉得我确理。我对他持有同感。 现在我只希望她的丈夫能够继续和我做朋友。本来他才是我选择的朋友,而不是她。

4 Comments:

Blogger Godknows said...

How many languages can you speak?

2:45 AM, April 12, 2006  
Blogger Space babe said...

Unfortunately only three. But I can almost read French.

10:07 AM, April 12, 2006  
Blogger Foxy Li'l Retard said...

Haha! Det här var ju jätteskoj!

Jenny Morelli sa att du kanske ville läsa min hemliga blogg. Isåfall kan du läsa den här http://foxysnotretardnomore.webblogg.se Du kan få såväl lösenord som användarnamn av henne. Det känns löjligt att bjuda in folk till min hemliga dagbok, men den är i sanning inte särskilt snaskig, bara hemlig.

Gla' påsk!

12:18 AM, April 17, 2006  
Anonymous Space babe said...

Hej på dig Foxy! Jag vill gärna läsa din blogg. Mejlar Jenny pronto.

12:59 AM, April 21, 2006  

Post a Comment

<< Home

eXTReMe Tracker Bloggtoppen.se